主页 > O生活禅 >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 >

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

来源:故纸中的故事

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

这两位老人都是因为「莫须有」的罪名被审讯和批判的,他们清楚如果不接受这些罪名,他们会面临严刑拷打,而一旦承认,他们又会无休止的参加各种批斗会,站在台上接受打骂和各种凌辱,因此,他们选择自杀,用这样一种极端的形式来保护自己。

第一位死者叫官用民,于1966年4月投水自尽,死时年龄为55岁。(严格的来说官用民自杀的时间是在文革爆发前夕,这时农村还处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时期)以下是他死了二十年后即1986年3月中共东溪乡委员会的调查报告:

第二位死者叫刘锡灯,于1970年农曆二月初九在家自缢身亡。以下是1986年3月中共东溪乡委员会的调查报告:

刘锡灯的儿子所写的《关于我的父亲刘锡灯在「文革」期间不正常死亡的情况》中也提到其父死亡的情况:

一个投水而死,一个自缢而亡,两个老人用这种方式结束了人生。根据调查报告所讲述的内容,他们本都没有做过什幺出格的大事,也没有多大的罪状,在审讯和批斗中也没有使用刑具和发生逼供行为,其结论是他们都是因为「思想过于紧张」而自杀。「思想过于紧张」一说,实际上是将他们的死归罪于他们自己,别人没有责任,时代没有责任,政府更没有责任。是什幺让他们「思想过于紧张」?以他们的年龄,他们已经见识过「专政」的铁拳有多狠,他们肯定见过土改运动时痛打「恶霸地主」的场面,听过镇反运动时枪毙「反革命分子」的枪声,他们可能不止一次去参加公审大会,以他们的出身(一个是贫农,一个是中农)也还有可能上台去控诉过或打过「四类分子」,有这样的一种阅历,他们「思想」能不「过于紧张」吗?

「不予追究他人责任」,再盖上一个大红的官印,官用民和刘锡灯的两条命就这样白白的丢掉了!

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

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

因恐惧而自杀的两位老人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